全国核医学现状与发展趋势研究分析

赵徵鑫 王强 杨陆婷 杨勇 王海华 景丽艳 焦玲

引用本文:
Citation:

全国核医学现状与发展趋势研究分析

    通讯作者: 焦玲, jiaoling@irm-cams.ac.cn

Current situation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nuclear medicine in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Ling Jiao, jiaoling@irm-cams.ac.cn
  • 摘要: 目的 分析全国核医学的现状与发展趋势,为国家科学、有效地利用核医学资源及为相关主管部门制定核医学发展规划提供参考。 方法 依据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对中国核医学现状的5次普查结果,从学科基本信息、药物制备情况、设备情况、人员情况、教学及人才培养情况和制约科室发展等情况对全国核医学现状与发展趋势进行综合分析。 结果 核医学相关科室数量出现显著增长,2018年的相关科室数量达到927个,与2010年相比,增长了5.94%。其中,核医学科室增长最为明显,由2010年的601个,增长至2018年的765个,增长幅度为27.29%。正电子放射性药物自制单位数由2012年的46家增长至2018年的107家。正电子显像设备数量由2012年的138台增长至2018年的307台,增长了122.46%,单光子显像设备数量由2012年的605台增长至2018年的857台,增长了41.65%。核医学科室人员的数量,2010年为6838人,2018年为9090人。2018年培养博士研究生的教学机构有112家(2014年为52家),培养硕士研究生的有223家(2010年为98家)。制约科室发展的因素包括行政和经济制约、人才和设备缺乏、知识和科研不足、宣传不足。 结论 全国核医学现状基本具有良好的发展态势,在核医学人才培育、学科建设等方面日趋完善。但仍存在诸多制约核医学发展的因素,相关主管部门应该出台相应的政策给予引导和支持。
  • 表 1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的名称和数量(个)

    Table 1.  Names and quantities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年份核医学科同位素室放免室SPECT室检验科或其他科合计
    2010年601376134142875
    2012年620231831 75767
    2014年838
    2016年73216 649137891
    2018年76511 957 85927
     注:表中,SPECT:单光子发射计算机体层摄影术;−:无此项数据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不同年份核医学科隶属科室的百分数(%)

    Table 2.  Percentage of nuclear medicine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

    年份核医学科医学影像或放射科独立PET或PET/CT中心放疗中心其他
    2010年65.70 3.3630.94
    2012年81.00 1.0018.00
    2014年63.3710.8919.80% 5.94
    2016年73.7010.30 3.500.8011.70
    2018年76.8012.403.300.90 6.60
     注:表中,PET: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术;CT:计算机体层摄影术;−:无此项数据
    下载: 导出CSV

    表 3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业务开展情况(所占百分数,%)

    Table 3.  Development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percentage,%)

    年份设立门诊设置病房单光子显像正电子显像放免检测非放免检测
    2010年57.6019.2053.71 9.3760.1143.10
    2012年63.0022.0061.0050.2040.68
    2014年57.8022.9065.0042.4838.42
    2016年61.5027.3072.2026.3037.8039.50
    2018年58.7026.8667.4031.2031.4035.50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下载: 导出CSV

    表 4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放射性药物制备情况(家)

    Table 4.  Drug preparation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年份正电子放射性药物非正电子放射性药物
    自制药物非自制药物自制药物非自制药物
    2010年210277
    2012年 46129226270
    2014年 72108234311
    2016年 70164385257
    2018年107239244399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下载: 导出CSV

    表 5  不同年份显像设备情况(台)

    Table 5.  tatus of imaging devices in different years

    年份正电子显像设备单光子显像设备
    2010年
    2012年138605
    2014年201659
    2016年246766
    2018年307857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下载: 导出CSV

    表 6  2018年度307台正电子显像设备的数量及分布情况

    Table 6.  Number and distribution of 307 pieces of positron- electronic imaging equipment in 2018

    数量(台)满足条件的省、直辖市、自治区
    34 北京市
    31 广东省
    27 江苏省
    24 上海市
    20 山东省
    15 辽宁省、浙江省
    11 安徽省、河北省、湖北省、陕西省、四川省
    10 福建省
    8 黑龙江省、天津市
    7 河南省、吉林省
    6 海南省、山西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4 广西壮族自治区、江西省、内蒙古自治区、重庆市
    3 甘肃省、云南省
    2 湖南省
    1 贵州省、宁夏回族自治区、青海省、西藏自治区
    下载: 导出CSV

    表 7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不同工作种类的人数及比例(人,%)

    Table 7.  Work types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person, %)

    年份医师技师护士放化师物理师其他合计
    2010年 2687(39.30) 2458(35.95) 1058(15.47)    −    − 635(9.28) 6838(100)
    2012年 2827(41.00) 2276(33.00) 1173(17.00) 66(1.00) 41(1.00) 515(7.40) 6898(100)
    2014年 3818(44.00) 2777(32.00) 1735(20.00) 174(2.00) 87(1.00) 87(1.00) 8678(100)
    2016年 4012(42.40) 2799(29.60) 1938(20.50) 207(2.20) 156(1.60) 274(2.90) 9467(100)
    2018年 3950(43.40) 2580(28.40) 1637(18.00) 189(2.10) 105(1.10) 629(7.00) 9090(100)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下载: 导出CSV

    表 8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人员职称情况(人,%)

    Table 8.  Professional titles of staff in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person, %)

    年份高级职称副高级职称中级职称初级职称及其他合计
    2010年453(6.62) 968(14.16)2542(37.18)2875(42.04)6838(100)
    2012年515(7.46)1033(14.97)2375(34.43)2975(43.13)6898(100)
    2014年694(8.00)1302(15.00)3124(36.00)3558(41.00)8678(100)
    2016年627(6.62)1341(14.16)3519(37.18)3980(42.04)9467(100)
    2018年660(7.30)1280(14.10)3109(34.20)4041(44.40)9090(100)
    下载: 导出CSV

    表 9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人员学历情况(人,%)

    Table 9.  Educational background of staff in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person, %)

    年份博士学历硕士学历本科学历专科及专科以下学历合计
    2010年301(4.40) 978(14.30)2776(40.60)2783(40.70)6838(100)
    2012年294(4.26) 996(14.44)2524(36.59)3084(44.71)6898(100)
    2014年521(6.00)1475(17.00)4339(50.00)2343(27.00)8678(100)
    2016年531(5.60)1591(16.80)4070(43.00)3275(34.60)9467(100)
    2018年608(6.70)1843(20.30)4447(48.90)2192(24.10)9090(100)
    下载: 导出CSV

    表 10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专业的教学情况(家)

    Table 10.  Teaching situation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majors in different years

    年份博士研究生
    教学机构
    硕士研究生教学机构本科教学机构专科教学机构成人教学机构
    2010年 98258122
    2012年118264 87
    2014年 5216034512381
    2016年 4114028310572
    2018年11222356513362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下载: 导出CSV

    表 11  不同年份从事核医学相关专业的导师及在读研究生 情况(人)

    Table 11.  Tutors and graduate students engaged in nuclear medicine in different years

    年份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在读博士生在读硕士生
    2010年 50219124488
    2012年 51227143433
    2014年 73502216849
    2016年 81307237998
    2018年116361246792
    下载: 导出CSV

    表 12  制约核医学科室发展的主要问题

    Table 12.  The main factors which can restrict the development of nuclear medicine departments

    年份制约科室发展的主要问题
    2010年 1、人才,尤其是高级人才匮乏;
    2、核医学知识在临床的普及亟待加强;
    3、有关核医学检查项目未列入医保;
    4、基层医院科研水平不高;
    5、缺乏核医学体外免疫检测的质控标准。
    2012年 1、高级专业人才匮乏,尤其是放射性药物相关人才稀   缺,很多单位出现职称断层;
    2、核医学诊疗规范与指南缺乏,无章可循;
    3、PET/CT未纳入医保范畴,影响患者就诊;
    4、核医学设备应用不规范和质量控制标准不统一;
    5、核医学设备临床应用数量不高,质量不高。
    2014年 1、人才和设备缺乏,科研不足,多头监管和经济制约;
    2、PET/CT未纳入医保范畴,影响患者就诊;
    3、核医学设备应用不规范和质量控制标准不统一;
    4、核医学设备临床应用数量不高,质量不高。
    2016年 1、人才和设备缺乏,科研不足,多头监管和经济制约;
    2、PET/CT未纳入医保范畴,影响患者就诊;
    3、核医学设备应用不规范和质量控制标准不统一;
    4、核医学设备临床应用数量不高,质量不高。
    2018年 1、行政和经济制约;
    2、人才和设备缺乏;
    3、知识和科研不足;
    4、宣传不足。
     注:表中,PET/CT: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计算机体层摄影术
    下载: 导出CSV
  • [1] Dewaraja YK, Wilderman SJ, Koral KF, et al. Use of Integrated SPECT/CT Imaging for Tumor Dosimetry in I-131 Radioimmunotherapy: A Pilot Patient Study[J]. Cancer Biother Radiopharm, 2009, 24(4): 417−426. DOI: 10.1089/cbr.2008.0568.
    [2] 高林峰, 郭常义, 郑钧正, 等. 上海市“十一五”期间医疗照射水平调查[J]. 环境与职业医学, 2009, 26(6): 528−531.
    Gao LF, Guo CY, Zheng JZ, et al. Investigation on Medical Exposure Levels during the Eleventh Five-year Plan in Shanghai[J]. J Environ Occup Med, 2009, 26(6): 528−531.
    [3] Jha AK, Singh AM, Shetye B, et al. Radiation safety audit of a high volume Nuclear Medicine Department[J]. Indian J Nucl Med, 2014, 29(4): 227−234. DOI: 10.4103/0972−3919.142625.
    [4] Xie TW, Lee C, Bolch WE, et al. Assessment of radiation dose in nuclear cardiovascular imaging using realistic computational models[J]. Med Phys, 2015, 42(6): 2955−2966. DOI: 10.1118/1.4921364.
    [5] Lindner O, Pascual TNB, Mercuri M, et al. Nuclear cardiology practice and associated radiation doses in Europe: results of the IAEA Nuclear Cardiology Protocols Study (INCAPS) for the 27 European countries[J]. Eur J Nucl Med Mol Imaging, 2016, 43(4): 718−728. DOI: 10.1007/s00259−015−3270−8.
    [6] 袁志斌, 周志俊. 核医学从业人员的职业暴露与放射防护[J].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1, 35(1): 49−53.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1.01.014.
    Yuan ZB, Zhou ZJ. Occupational exposure and radiation protection of nuclear medicine professional staffs[J]. Int J Radiat Med Nucl Med, 2011, 35(1): 49−53.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1.01.014.
    [7] 岳保荣. 医用辐射防护中的热点问题[J]. 中华放射医学与防护杂志, 2014, 34(2): 81−82. DOI: 10.3760/cma.j.issn.0254−5098.2014.02.001.
    Yue BR. New and hot points in medical radiation protection[J]. Chin J Radiol Med Prot, 2014, 34(2): 81−82. DOI: 10.3760/cma.j.issn.0254−5098.2014.02.001.
    [8] 李宁, 柴华, 肖国有. 核医学工作人员和受检者辐射防护现状[J].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7, 41(4): 298−302.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7.04.012.
    Li N, Chai H, Xiao GY. The status of radiation protection and control strategy for nuclear medicine workers and patients[J]. Int J Radiat Med Nucl Med, 2017, 41(4): 298−302.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7.04.012.
    [9] 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 2010年全国核医学现状普查[J]. 中华核医学杂志, 2010, 30(6): 428−42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780.2010.06.019.
    Chinese Society of Nuclear Medicine. A brief report on the results of the national survey of nuclear medicine in 2010[J]. Chin J Nucl Med, 2010, 30(6): 428−42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780.2010.06.019.
    [10] 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 2012年全国核医学现状普查简报[J]. 中华核医学与分子影像杂志, 2012, 32(5): 357, 362.
    Chinese Society of Nuclear Medicine. A brief report on the results of the national survey of nuclear medicine in 2012[J]. Chin J Nucl Med Mol Imaging, 2012, 32(5): 357, 362.
    [11] 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 2014年全国核医学现状普查简报[J]. 中华核医学与分子影像杂志, 2014, 34(5): 389. DOI: 10.3760/cma.j.issn.2095−2848.2014.05.012.
    Chinese Society of Nuclear Medicine. A brief report on the results of the national survey of nuclear medicine in 2014[J]. Chin J Nucl Med Mol Imaging, 2014, 34(5): 389. DOI: 10.3760/cma.j.issn.2095−2848.2014.05.012.
    [12] 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 2016年全国核医学现状普查结果简报[J]. 中华核医学与分子影像杂志, 2016, 36(5): 479−480. DOI: 10.3760/cma.j.issn.2095−2848.2016.05.024.
    Chinese Society of Nuclear Medicine. A brief report on the results of the national survey of nuclear medicine in 2016[J]. Chin J Nucl Med Mol Imaging, 2016, 36(5): 479−480. DOI: 10.3760/cma.j.issn.2095−2848.2016.05.024.
    [13] 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 2018年全国核医学现状普查结果简报[J]. 中华核医学与分子影像杂志, 2018, 38(12): 813−814. DOI: 10.3760/cma.j.issn.2095−2848.2018.12.010.
    Chinese Society of Nuclear Medicine. A brief report on the results of the national survey of nuclear medicine in 2018[J]. Chin J Nucl Med Mol Imaging, 2018, 38(12): 813−814. DOI: 10.3760/cma.j.issn.2095−2848.2018.12.010.
  • [1] 赵立田罗锡圭朱承谟 . 核医学影像诊断常见伪影分析.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95, 19(3): 102-104.
    [2] 李宁柴华肖国有 . 核医学工作人员和受检者辐射防护现状.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7, 41(4): 298-302.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7.04.012
    [3] 李蕾杨国仁 . 核医学在乳腺癌前哨淋巴结活检术中的方法学研究现状.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3, 37(3): 181-185.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3.03.013
    [4] 袁志斌马寄晓张良安 . Internet与核医学.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98, 22(1): 8-11.
    [5] 叶维新 . 核医学发展道路的探讨.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95, 19(5): 229-232.
    [6] 李小华陈盛祖 . 核医学图像融合技术.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98, 22(3): 105-108.
    [7] 袁志斌周志俊 . 核医学从业人员的职业暴露与放射防护.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1, 35(1): 49-53.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1.01.014
    [8] 王荣福陆毅 . 从事核医学工作要求具备的专业知识.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95, 19(3): 117-119.
    [9] 耿建华陈盛祖 . 北京市核医学2008年基本情况调查.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0, 34(1): 35-37,41.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0.01.009
    [10] 耿建华司宏伟陈盛祖 . 北京市核医学2005年基本情况调查.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08, 32(1): 37-39.
    [11] 徐宇平杨敏曹国宪 . σ受体及其在肿瘤核医学中的应用.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06, 30(3): 136-138.
    [12] 赵军何作祥党亚萍 . 第二届亚洲地区核医学协作年会概况.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03, 27(2): 72-74.
    [13] 张永学 . 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后疫情时期核医学诊疗工作的防控.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20, 44(10): 607-609. doi: 10.3760/cma.j.cn121381-202009032-00086
    [14] 诸洪达陆梅张景源 . IAEA1997年度报告中有关放射医学与核医学工作进展.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98, 22(6): 287-289.
    [15] 刘志凡刘永祥张永令 . 血液核医学现状.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87, 11(2): 118-120.
    [16] Pretschner DP . 欧洲核医学:现状与展望.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82, 6(1): 27-31.
    [17] 鸟塚莞尔ほか孙守正闵长庚 . 加速器核医学的现状.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87, 11(4): 245-247.
    [18] 田嘉禾周前 . 儿科核医学特点及应用现状.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94, 18(6): 260-262.
    [19] 何宗秀李清潭王世真 . 免疫分析——将来还有核医学的地位吗?.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85, 9(2): 121-125.
    [20] 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体外分析学组 . 核医学体外分析实验室管理规范.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5, 39(6): 517-525.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5.06.020
  • 加载中
图(1)表(1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4628
  • HTML全文浏览量:  4355
  • PDF下载量:  9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9-09
  • 刊出日期:  2020-02-01

全国核医学现状与发展趋势研究分析

    通讯作者: 焦玲, jiaoling@irm-cams.ac.cn
  • 1. 杭州市职业病防治院 310014
  • 2. 北京协和医学院 中国医学科学院放射医学研究所,天津市放射医学与分子核医学重点实验室 300192

摘要:  目的 分析全国核医学的现状与发展趋势,为国家科学、有效地利用核医学资源及为相关主管部门制定核医学发展规划提供参考。 方法 依据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对中国核医学现状的5次普查结果,从学科基本信息、药物制备情况、设备情况、人员情况、教学及人才培养情况和制约科室发展等情况对全国核医学现状与发展趋势进行综合分析。 结果 核医学相关科室数量出现显著增长,2018年的相关科室数量达到927个,与2010年相比,增长了5.94%。其中,核医学科室增长最为明显,由2010年的601个,增长至2018年的765个,增长幅度为27.29%。正电子放射性药物自制单位数由2012年的46家增长至2018年的107家。正电子显像设备数量由2012年的138台增长至2018年的307台,增长了122.46%,单光子显像设备数量由2012年的605台增长至2018年的857台,增长了41.65%。核医学科室人员的数量,2010年为6838人,2018年为9090人。2018年培养博士研究生的教学机构有112家(2014年为52家),培养硕士研究生的有223家(2010年为98家)。制约科室发展的因素包括行政和经济制约、人才和设备缺乏、知识和科研不足、宣传不足。 结论 全国核医学现状基本具有良好的发展态势,在核医学人才培育、学科建设等方面日趋完善。但仍存在诸多制约核医学发展的因素,相关主管部门应该出台相应的政策给予引导和支持。

English Abstract

  • 近年来,核医学发展迅速,核医学的诊断与治疗呈现快速增长趋势[1-2]。由于核医学主要借助核技术对患者进行诊疗,因此近年来医务人员和患者总的医疗照射剂量水平也显著上升。临床核医学诊疗中医患双方的辐射防护问题,随着诊疗设备与患者的激增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放射性药物在患者体内不能短时间内被完全排出或衰变,给医患人员和周围公众带来了潜在的辐射危害[3-5],因此,加强核医学诊疗中医患人员的剂量评价,从而保障患者和相关人员的辐射安全,就显得尤为重要。规范核医学设备的临床运行和使用,提高核医学临床应用的数量与质量及医患人员的安全意识和防护水平,是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6-8]。为此,全面掌握我国核医学发展现状和变化趋势,不仅可以为国家制定科学的核医学学科建设工作计划提供依据,还可以为有关主管部门制定针对性的政策提供更加详实的参考数据。

    • 本次研究的依据是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对中国核医学现状5个年度的普查结果[9-13]。统计数据来源于我国30个省、直辖市及自治区的核医学现状数据。本研究主要内容分为6个方面,包括学科基本信息、药物制备情况、设备基本情况、核医学人员情况、教学及人才培养情况和制约科室发展等情况。

    • 表1~2可见,2010年我国核医学相关科室共有875个,其中核医学科601个、同位素室37个、放免室61个、SPECT室34个、检验科或其他科142个;核医学相关科室中隶属核医学科的占65.70%(575/875)、隶属医学影像或放射科的占3.36%(29/875)、隶属其他科室的占30.94%(217/875)。2018年,核医学相关科室共有927个,其中核医学科765个、同位素室11个、放免室9个、SPECT室57个、检验科或其他科85个;核医学相关科室中隶属核医学科的占76.80%(712/927),隶属医学影像或放射科的占12.40%(115/927),独立PET或PET/CT中心占3.30%(31/927),放疗中心占0.90%(8/927),隶属其他科室的占6.60%(61/927)。

      年份核医学科同位素室放免室SPECT室检验科或其他科合计
      2010年601376134142875
      2012年620231831 75767
      2014年838
      2016年73216 649137891
      2018年76511 957 85927
       注:表中,SPECT:单光子发射计算机体层摄影术;−:无此项数据

      表 1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的名称和数量(个)

      Table 1.  Names and quantities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年份核医学科医学影像或放射科独立PET或PET/CT中心放疗中心其他
      2010年65.70 3.3630.94
      2012年81.00 1.0018.00
      2014年63.3710.8919.80% 5.94
      2016年73.7010.30 3.500.8011.70
      2018年76.8012.403.300.90 6.60
       注:表中,PET: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术;CT:计算机体层摄影术;−:无此项数据

      表 2  不同年份核医学科隶属科室的百分数(%)

      Table 2.  Percentage of nuclear medicine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

      表3可见,2010年核医学相关科室设立门诊占57.60%、设置病房占19.20%、开展单光子显像业务占53.71%、开展正电子显像业务占9.37%、开展放免检测占60.11%、开展非放免检测占43.10%;2018年设立门诊占58.70%、设置病房占26.86%、开展单光子显像业务占67.40%、开展正电子显像业务占31.20%、开展放免检测占31.40%、开展非放免检测占35.50%。在5个年度的统计结果中,核医学相关科室设立门诊和病房的比例较为稳定;开展放免检测与非放免检测的比例均呈逐渐下降趋势;开展正电子显像业务比例呈逐渐增长趋势;而开展单光子显像业务比例在2016年达到最高(72.20%),2018年较2016年比例虽然减少,但科室数量并未发生明显变化(2016年643个、2018年度625个)。

      年份设立门诊设置病房单光子显像正电子显像放免检测非放免检测
      2010年57.6019.2053.71 9.3760.1143.10
      2012年63.0022.0061.0050.2040.68
      2014年57.8022.9065.0042.4838.42
      2016年61.5027.3072.2026.3037.8039.50
      2018年58.7026.8667.4031.2031.4035.50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表 3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业务开展情况(所占百分数,%)

      Table 3.  Development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percentage,%)

    • 表4可见,在5个年度的统计结果中,正电子放射性药物自制单位数由2012年的46家增长至2018年的107家,而非自制单位数由2012年的129家增长至239家;非正电子放射性药物自制单位数较为稳定,由2010年的210家增长至2018年的244家,而非自制单位数由2010年的277家增长至2018年的399家。

      年份正电子放射性药物非正电子放射性药物
      自制药物非自制药物自制药物非自制药物
      2010年210277
      2012年 46129226270
      2014年 72108234311
      2016年 70164385257
      2018年107239244399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表 4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放射性药物制备情况(家)

      Table 4.  Drug preparation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 不同年份显像设备情况显示,2012年正电子显像设备数为138台、单光子显像设备数为605台;2018年正电子显像设备数和单光子显像设备数分别为307台和857台(表5)。

      年份正电子显像设备单光子显像设备
      2010年
      2012年138605
      2014年201659
      2016年246766
      2018年307857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表 5  不同年份显像设备情况(台)

      Table 5.  tatus of imaging devices in different years

      表6可见,截至2018年全国共有307台正电子显像设备,主要分布在北京市、广东省、江苏省、上海市及山东省。拥有正电子显像设备数量较多的前5位省市共有136台设备,占44.3%;而拥有仪器数量较少的后11位的省市,共拥有仪器28台,占9.1%。

      数量(台)满足条件的省、直辖市、自治区
      34 北京市
      31 广东省
      27 江苏省
      24 上海市
      20 山东省
      15 辽宁省、浙江省
      11 安徽省、河北省、湖北省、陕西省、四川省
      10 福建省
      8 黑龙江省、天津市
      7 河南省、吉林省
      6 海南省、山西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4 广西壮族自治区、江西省、内蒙古自治区、重庆市
      3 甘肃省、云南省
      2 湖南省
      1 贵州省、宁夏回族自治区、青海省、西藏自治区

      表 6  2018年度307台正电子显像设备的数量及分布情况

      Table 6.  Number and distribution of 307 pieces of positron- electronic imaging equipment in 2018

    • 表7可见,在5个年度的统计结果中,就核医学相关科室人员数量而言,与2010年相比(6838人),2018年的人员数量为9090人,增长了32.93%,而与2016年(9467人)相比,人员数量出现小幅度下降,下降比例为3.98%;2018年,医师和护士的数量分别为3950和1637人,是2010年的1.47倍和1.55倍,呈现快速增长趋势;2018年,放化师和物理师的数量则分别为2012年的2.86倍和2.56倍。技师的数量则未发生显著变化。在人员职称方面,2010年高级职称、副高级职称、中级职称、初级职称及其他人数分别为453、968、2542、2875人,而2018年分别为660、1280、3109、4041人(表8)。在人员学历方面,2010年,博士学历、硕士学历、本科学历、专科及专科以下学历的人数分别为301、978、2776、2783人,而2018年分别为608、1843、4447、2192人(表9)。

      年份医师技师护士放化师物理师其他合计
      2010年 2687(39.30) 2458(35.95) 1058(15.47)    −    − 635(9.28) 6838(100)
      2012年 2827(41.00) 2276(33.00) 1173(17.00) 66(1.00) 41(1.00) 515(7.40) 6898(100)
      2014年 3818(44.00) 2777(32.00) 1735(20.00) 174(2.00) 87(1.00) 87(1.00) 8678(100)
      2016年 4012(42.40) 2799(29.60) 1938(20.50) 207(2.20) 156(1.60) 274(2.90) 9467(100)
      2018年 3950(43.40) 2580(28.40) 1637(18.00) 189(2.10) 105(1.10) 629(7.00) 9090(100)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表 7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不同工作种类的人数及比例(人,%)

      Table 7.  Work types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person, %)

      年份高级职称副高级职称中级职称初级职称及其他合计
      2010年453(6.62) 968(14.16)2542(37.18)2875(42.04)6838(100)
      2012年515(7.46)1033(14.97)2375(34.43)2975(43.13)6898(100)
      2014年694(8.00)1302(15.00)3124(36.00)3558(41.00)8678(100)
      2016年627(6.62)1341(14.16)3519(37.18)3980(42.04)9467(100)
      2018年660(7.30)1280(14.10)3109(34.20)4041(44.40)9090(100)

      表 8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人员职称情况(人,%)

      Table 8.  Professional titles of staff in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person, %)

      年份博士学历硕士学历本科学历专科及专科以下学历合计
      2010年301(4.40) 978(14.30)2776(40.60)2783(40.70)6838(100)
      2012年294(4.26) 996(14.44)2524(36.59)3084(44.71)6898(100)
      2014年521(6.00)1475(17.00)4339(50.00)2343(27.00)8678(100)
      2016年531(5.60)1591(16.80)4070(43.00)3275(34.60)9467(100)
      2018年608(6.70)1843(20.30)4447(48.90)2192(24.10)9090(100)

      表 9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科室人员学历情况(人,%)

      Table 9.  Educational background of staff in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departments in different years (person, %)

    • 表10可见,2018年博士研究生教学机构112家、硕士研究生教学机构223家、本科教学机构565家、专科教学机构133家及成人教学机构62家。排除2010和2012年未统计的数值,在5个年度的统计结果中,2018年的机构数量最多(成人机构除外),且博士和硕士教学机构数量基本处于递增趋势,而成人教学机构处于递减趋势;本科教学机构处于先增长后降低再增长的变化趋势;专科教学机构数量变化趋势不大(表10)。

      年份博士研究生
      教学机构
      硕士研究生教学机构本科教学机构专科教学机构成人教学机构
      2010年 98258122
      2012年118264 87
      2014年 5216034512381
      2016年 4114028310572
      2018年11222356513362
      注:表中,−:无此项数据

      表 10  不同年份核医学相关专业的教学情况(家)

      Table 10.  Teaching situation of nuclear medicine-related majors in different years

      表11可知,在2018年全国核医学的调查结果中,从事核医学相关专业的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在读博士生和在读硕士生分别为116、361、246和792人[13],与2010年的统计结果[9]相比均出现了显著性增长,分别增长了132.00%、64.84%、98.39%、62.30%。在5个年度的统计结果中,博士生导师的数量呈递增趋势,但2016至2018年增长趋势最明显,增长率为43.21%;硕士生导师的数量呈先增长后下降再增长趋势,2014年的数量最多,达502人。在读博士生的数量也呈现递增趋势,且在2012至2014年度增长最为明显,后增长趋势趋于平缓。在读硕士生数量变化为先增长后下降,在2016年达到最高(998人)(表11)。

      年份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在读博士生在读硕士生
      2010年 50219124488
      2012年 51227143433
      2014年 73502216849
      2016年 81307237998
      2018年116361246792

      表 11  不同年份从事核医学相关专业的导师及在读研究生 情况(人)

      Table 11.  Tutors and graduate students engaged in nuclear medicine in different years

    • 在5个统计年度中,核医学相关科室均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制约科室发展的因素(表12)。根据最新统计结果(2018年)[13]可知,制约核医学发展的因素主要集中在以下4个方面:①行政和经济制约;②人才和设备缺乏;③知识和科研不足;④宣传不足。

      年份制约科室发展的主要问题
      2010年 1、人才,尤其是高级人才匮乏;
      2、核医学知识在临床的普及亟待加强;
      3、有关核医学检查项目未列入医保;
      4、基层医院科研水平不高;
      5、缺乏核医学体外免疫检测的质控标准。
      2012年 1、高级专业人才匮乏,尤其是放射性药物相关人才稀   缺,很多单位出现职称断层;
      2、核医学诊疗规范与指南缺乏,无章可循;
      3、PET/CT未纳入医保范畴,影响患者就诊;
      4、核医学设备应用不规范和质量控制标准不统一;
      5、核医学设备临床应用数量不高,质量不高。
      2014年 1、人才和设备缺乏,科研不足,多头监管和经济制约;
      2、PET/CT未纳入医保范畴,影响患者就诊;
      3、核医学设备应用不规范和质量控制标准不统一;
      4、核医学设备临床应用数量不高,质量不高。
      2016年 1、人才和设备缺乏,科研不足,多头监管和经济制约;
      2、PET/CT未纳入医保范畴,影响患者就诊;
      3、核医学设备应用不规范和质量控制标准不统一;
      4、核医学设备临床应用数量不高,质量不高。
      2018年 1、行政和经济制约;
      2、人才和设备缺乏;
      3、知识和科研不足;
      4、宣传不足。
       注:表中,PET/CT: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计算机体层摄影术

      表 12  制约核医学科室发展的主要问题

      Table 12.  The main factors which can restrict the development of nuclear medicine departments

    • 在2010至2018年5个年度的统计结果中,2018年的科室数量最多(927个),较2010年(875个)新增5.94%;核医学科室和SPECT室数量基本处于递增趋势;同位素室数量呈递减趋势;放免室数量先逐渐减少后于2018年小幅增长。较2010年,核医学科新增27.29%、SPECT室新增67.67%、同位素室减少70.27%、放免室减少85.25%,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医院为了优化资源配置将相关科室进行了合并。

      从5年的统计结果来看,正电子放射性药物自制和非自制单位数基本都处于递增趋势;非正电子放射性药物自制单位数较为稳定,而非自制单位数除2016年外均处于稳步增长状态。由于医院科室技能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单位都具备了药物制备能力,因此正电子放射性药物自制单位数呈递增趋势。而正电子放射性药物自制和非自制单位数基本都处于递增趋势,这主要是由于核医学相关科室数量的增加。

      2012至2018年中,全国正电子显像设备平均每两年增长30.54%;单光子显像设备平均每两年增长12.31%。这两种设备的增长速度均高于10%。目前,在每百万人口PET/CT数量方面,中国大陆为2.14,略高于中国台湾地区的1.75,但低于美国的4.39和韩国的4.18。因此,尽管我国核医学设备数量增长幅度较大,但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还有较大提升空间。国家相关主管单位仍需在核医学发展方面出台更好的政策,鼓励我国核医学的发展。

      目前,中国正电子显像设备整体分布极不均匀,产生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可能与各省市经济发展水平相关。2017年,五省市(北京市、广东省、江苏省、上海市和山东省)的GDP总额为329 365亿,占全国GDP总额的36.58%,约为拥有仪器数量较少的后11位省市、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江西省、内蒙古自治区、重庆市、甘肃省、云南省、湖南省、贵州省、宁夏回族自治区、青海省、西藏自治区)GDP总额(329 365亿)的19.92倍。在经济较发达地区,人民对健康的要求较高,需求较大,医疗资源也较为丰富,再加上核医学诊疗费用较高,因此核医学相关设备在经济较发达地区分布较多。但部分省仅有1台正电子显像设备,无法满足基本的群众就医需求。因此,国家相关主管单位应出台相关政策,合理分配诊疗资源,避免出现大量病患过度集中在少量诊疗机构而发生“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核医学相关科室人员数量基本处于快速增长状态。与2010年相比,2018年的人员数量增长了32.93%;而与2016年相比,人员数量出现小幅度下降,下降比例为3.98%。这可能是由于中国核医学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人员更新较快,至2018年时,人员出现部分退休而未及时进行新员工的填补。在科室人员工种方面,医师、技师和护士占据科室人员数量的90%以上。物理师所占人员比例较为稳定,医师、护士及放化师所占人员比例稳步上升,但技师所占比例逐渐下降。尽管人员数量快速增长,但人员结构配比不合理,且部分医院出现部分工种缺失,核医学科实际运转均由医师和护士操作,这极有可能导致操作不规范。因此,我国核医学人员配备在后续发展中仍需合理优化。

      在科室人员职称方面,从5个年度统计结果来看,不同职称人员所占比例基本处于稳定状态。由此可知,我国核医学人员在职称方面形成了良好的职称评定程序和梯度建设。在科室人员学历方面,专科及专科以下学历人员所占比例逐渐下降,博士、硕士及本科学历人员所占比例稳步上升,产生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核医学发展迅速,医务人员的现有技能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技能要求。因此,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继续深造,以此来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

      目前,核医学相关设备更新换代较快,在实际核医学诊疗中,对医务人员的专业技能要求也相应提高很多。因此,选择继续深造的学生数量逐渐增多。为满足学生对继续教育日益增长的要求,国家也相应增加了教学机构的数量,博士生导师和硕士生导师数量也呈快速增长趋势。

      统观5个年度的结果可知,制约核医学科室发展的因素未得到有效改变,仍主要集中在上述4个方面。产生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可能存在以下几个方面:①核医学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高校和医院培养人才的速度满足不了人才需求的速度;②核医学知识未得到有效普及,或者普及力度不足,基层医院无法进行有效支持;③核医学相关知识和设备更新速度较快,国家相关法规和标准更新滞后,老标准无法适应核医学新发展要求;④同一事项多头监管,部分医院特别是基层小医院核医学科室效益较差。为更好地促进我国核医学事业的发展,建议相关主管部门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以改善现状:①加强各类人才的培养和培训;②及时制定和更新核医学诊疗规程与指南,使基层医院有章可循、有法可依;③规范核医学设备的应用和质量控制标准,提高核医学设备临床应用的数量和质量;④将核医学诊疗中花费较高的诊疗及时纳入医保范畴。

      在以往的统计调查中,研究者只对单个年度进行统计调查,并未对以往多个年度进行系统的分析研究。在本研究中,我们针对以往多个年度的统计结果进行系统地分析,可使中国核医学发展现状的趋势得到更加清晰、直观地呈现。通过此次分析,找出中国历年核医学变化规律和趋势,为国家相关主管单位提供更加详实、清晰的依据,也为他们优化资源配置、制定更符合中国核医学发展的方针和举措提供参考。

      利益冲突 本研究由署名作者按以下贡献声明独立开展,不涉及任何利益冲突。

      作者贡献声明 赵徵鑫负责论文的撰写;王强、杨陆婷、杨勇、王海华、景丽艳负责数据整理和论文校对;焦玲负责研究总体设计和指导。

参考文献 (13)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